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

谁的肚子大?

公公:“不要再吃了,你看你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!”

姐姐:“你的肚子才大!对不对,弟弟?”

弟弟:“是咯~”

公公:“当然啦,我(年纪)比你大嘛!”

姐姐:“阿嫲的肚子更大!妈咪的肚子也是很大,可是等妈咪的baby生出来之后,阿嫲的肚子还是这样大!所以阿嫲的肚子最大!”





Well...这样看来,妈咪的肚子好像还没有多大啊~

2011年12月23日星期五

死亡,曾经,很近。

(假如你害怕亡者,请你不要读这篇。写出来只是因为,我要面对自己的回忆。)

不久前收到马大医院的验尸报告(为什么要半年这么久?对不起,我真的不明白)。

原来验尸报告是这样的。

上面注明了小霖最后的体重,9.4kg,左肾和右肾的重量,还有其他器官的重量(抱歉,我真的不记得是什么器官,因为也不是那么重要了)。

于是我开始想像,小霖过世隔天,我们十点多到医院太平间外面漫长等候时,验尸官们在里面的工作。

他们在开始工作之前会祷告吗?不同宗教者向各自信仰的神明祷告。
然后对亡灵说:“对不起,打扰了,这是我们的工作,我们要帮助你找出死因。”
之后他们打开大抽屉把冷冰冰的小霖摆在消毒过的解剖台上,解开白布。
带头的说:“这个案子是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婴孩,医药背景是xxxxx....."
接着开始工作。
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吧?他们会不会一本正经,不发一言?
或许拿了剪刀,放松一下心情,一边在笑谈昨天的连续剧吧。

然后他们把她的身体剪开,好像我们上生物课一样,找出她的肾脏,割出来,仔细反复看看,然后放在秤上秤一秤。
结果肉眼什么也无法发现,他们抽取她的血液,脑液,胃液,肺部周围的液体……等等,个别包装好,贴上标签,送化验室。
最后他们大针缝上她的腹部和脑部。仔细把小霖处理干净,把弄脏的尿片和衣服丢掉,盖上白布。准备交给在外面等候了三个小时,已经吃饱午餐的我们火化。

年轻的验尸官终于走出来,身上的白袍上带着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异味。‘结论暂时是“死因未详”。’
验尸报告上化验后的结论,死因是:感染Pseudomonas引起的血液中毒)

领尸的时候,工作人员说,你们真的要看吗?
她大概有看过很多亲属情绪激动,不能够接受尸体被解剖后的样子。
我一点都不害怕。她是我的孩子。
被抽取体液后的小霖,一样扁着还没有长牙的嘴巴,发白的脸没有表情,本来发胀的肚子变扁了,体重好像轻了一些,看起来像塑胶娃娃。死亡历经21个小时,肉肉的大腿上开始长出淡灰色的尸斑。

我很平静。给她的肉身拍了最后的照片。

工作人员飞快的为她穿上了干净的衣服。基于对遗体的尊重吧我想。
有一只苍蝇在周围飞舞。
我知道,我的二女儿,已经离开了,她已经没有在这个败坏的身体里面。
殡葬仪式的负责人把她装进小小的棺木,放在汽车后座,上面放了一个念佛机,直奔蕉赖火化场。
师父诵经过后,熊熊烈火把她的身体烧了,洁净了她的一生。
骨灰冷却后,直奔吧生海边,和花朵一起撒入海里。

死亡,曾经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。从此,我再也不应该害怕。

2011年12月5日星期一

是个小龙女!

怀孕难免给人家追问:boy or girl?
假如你说还不知道,人家也会问:那么你喜欢什么?

既然是这么热门的话题,当然我也和老公讨论过。
“你说这个是男还是女?”
“我觉得一定是男的。”
“为什么?”老公问。
“因为他不要让我们以为他是小霖投胎。”
老公喜欢女的。
这个我也知道,男的很头疼。
我儿子,还没学会站的时候,我坐在地上,他就会从我背后爬到肩膀上,然后冷不防的跳下来,吓出我一身冷汗。
不满一岁时,全身胖胖的婴儿肥,借我的力双手攀着窗口铁花,两条胖腿拼命要爬墙。
毕竟是男生,睾丸素作怪。

我真的并没有特别喜欢男或女。也没有特别想生龙。
假如可以,还想避开龙年生产。
孩子嘛,健康平安就好。

因为来红而去看医生的前一天,其实特地和孩子老公去照超音波,除了检查,也想知道孩子是什么性别。
可是孩子背身而睡,就是不肯show,没办法啊。
结果因为来红而去看医生那天,医生看到了。
他告诉我说,喏,你看这样从屁股下面看上去,扁扁的,没有东西突出来,这是个女生。
这么巧,那是我梦见小霖的第二天。

哦也,如老公所愿,结婚十年,我有了第三个女儿。
满橱漂亮的童装又不必送人了。

这大概是我所拍过尺度最宽的孕妇照了……女儿毕竟小,照片拍得不清晰。
呵呵,肚子还不是很大吧?我觉得还好啦。过完这个星期就五个月了。好快啊。

年快来了。

闲来无事上网乱逛,看到很多人在share《开心乐龙龙》的MV。
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,终究都过去了,新年也快来了。
已经不像怀孕初期那么容易伤感,那时常常半夜两点醒来,比如说想起电视上重播小悦悦被车碾过的画面,就可以流泪。
可是看到万人MV还是莫名感慨,落泪了。

女儿嚷着说,还有两个星期就开学,这个放假骗人的,以前的(年终)放假很久很久的。
呵呵,这是因为你上学时间长了,在家闲荡的时间短了呀。
不知是不是以前幼儿园有让她上假期营,所以让她觉得假期特别长的关系?
可是这次也有让她上电脑班一星期啊,而且星期六早上都要学琴半小时。

孕中期,五个月了,这次的产检,体重没有继续飙升,放心了一些。看来我有控制得当。
贫血有一点点好转,血压低的情况还是一样。
最重要的是,没有令人提心吊胆的来红。
看来国大医院的医生说得很对。我真的有遇到贵人。

贴一张孩子假期开心玩乐的照片。
生下这个,我又变回有三个孩子了。只是年龄差得稍微远一点了。
可以有能力养多一个孩子是福气。然后就收工了。
圣诞要到,要开始想要送孩子什么礼物。然后要准备新衣给孩子了。
新年要来了,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。对吗?









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

差点进医院。惊魂记

(续前)

话说我洗厕所那天,是四岁的儿子最后一天到学校的茶会。我请假,下午顺便产检。
家翁修水管,在我洗厕所洗到一半时楼下水闸关了。
为了要继续完成,没法子,于是我到另一间厕所的水桶里取水。我手上的桶很小,走了好几回,才把地板冲洗干净。

晚上洗澡的时候,发现有一点来红。很不敢相信,很自欺欺人的以为是轻微便秘造成肛门出血……于是不以为意。
(真是自欺欺人啊,年纪这么大的女人,都是高龄产妇了,该知道自己的肛门长在哪里吧?)

第二天去上班了,上厕所还是有同样的状况……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,可是也够吓人的,我三胎生来都平安无事啊,孕期一滴血都没流过。
想到星期二晚上医生关门,于是下午向公司告半天假,看医生去。
医生给我安胎药,要我在家静养。
于是,那个星期我只上班半天。

说到静养,谈何容易?庙里有佛七,我的儿子已经提早开始放假了。
安胎药照吃,孩子还是要带啊。四岁的孩子,已经很容易带了。
这是我第一次不必大着肚子抱孩子。已经够轻松了哦?

纵然如此,小红还是没有离开~

一周完了,女儿也开始放假了。病假用完,还是去上班看看情况有没有好转再说吧。
女儿很会缠人,在家是不可能静养的呀。

结果,真的有好转咧。头两天都没事。
星期三,小红又来了。 这次,大概有两茶匙那么多。
我心情很坏,很慌张。我觉得我害怕的事快要发生了。
当晚见医生的时候,医生说不行了,我要写信介绍你进医院。就HUKM吧。
“你的胎儿还小,万一有什么事,是救不了的。”
(这我明白。可是你这么说让我吓得厉害。)

我好难过。我真的想在家天天和两个孩子睡在一起啊。
收拾的时候,我没忘记带走《地藏经》。
我会在医院住多久呢?好寂寞啊。

我到紧急部门登记。上一次来这里是来生小霖。
妇科医生检查了说,没事,你的胎盘较低,胎儿长大时是会偶尔出血的。大概两周后应该会没事。
医生让我一个月过后再回去做超音波,就让我回了。
我看着她,觉得她好像观音菩萨。
一番折腾,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,我赶快去跪谢观音菩萨。



儿子毕业典礼的时候拍的,只跟女儿拍是因为儿子不想拍照。现在觉得肚子大多了。
庙就要搬了,幼儿园在这里办最后一次毕业典礼。
想到每个星期日风雨不改的到这里参加法会,想到半年前第一次在这里念地藏经泪流满脸,忍不住还是流泪了。
我问儿子开学要搬去新的地方了,你喜欢吗?儿子说不喜欢。
“可是这里有很多蚊子的哦?”
儿子说不出为什么。可是我明白。他原来也很念旧。

2011年11月26日星期六

一个梦

我做了一个梦。
梦见一如往常,在家中,两个孩子在我身边自行玩乐。
我在看书。
忽然想起,怎么我本来不是有三个孩子的吗?我还有一个孩子呢?

场景一转,转到我麻坡的老家去……

我走进我家,一贯的静僻安宁的气氛。看到了我的第三个孩子。
刚刚睡醒,躺在摇篮里。
原来由我妈妈在照顾。
她已经长大了一些,脚变长了。
那当然,她已经一岁多了呀。
于是我把她抱起来。
“姐姐”,她叫。咦,她会说话了,好快啊。
“不是姐姐,我是妈妈。”我真的好久没有见她了,她忘记我了。
然后我开始着急,她在喝什么奶粉啊?我已经没有1+的奶粉了(现实中,我把两罐1+奶粉送人了)。
她一定是在喝4+的奶粉,对不对?
我向妈妈证实,妈妈说是啊,都没有1+的奶粉,我给她喝她表姐的奶粉了。
我很急,那不行啊,小孩的奶粉不能乱乱喝的,营养成分不同的,怎么这么久了你没跟我说?




然后我醒了。
我从来没有梦见过小霖,这是第一次。
奇怪的是,梦里梦外,我一点都不伤心。
不止不伤心,我还很高兴呢。
我的小霖,她长大了。她还是一样长得很好。
(在急诊室宣布死亡的主治儿科也这么说的呀,she grows into the adequate size.后来护士乘她还没有变硬,把她从头到脚包成一只蚕了。)

然后我在想小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呢。
她大概是要让我积极生活,别好吃懒做了吧。
我走进房间厕所,真的很脏了,步入孕中期,反正胎儿稳定了,我可以洗厕所了吧。
于是我把厕所仔细刷干净。那个当下感觉很好。

(待续)

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

假期快乐

后面的鸟很会摆姿势。不知它们在干吗?大概是在晒太阳吧。
上个假期,陪他们去了国家动物园,爆满的情况让我大跌眼镜。
起先两个孩子都很乐。后来儿子跟我说:“妈咪我没有battery了。”女儿嚷着肚子饿,又要上厕所。
和长颈鹿拍照。
那时候是孕早期,还没有发现任何不适。也幸好没有任何不适。
动物园之后,还有去野餐。为了弥补他们爸爸不肯去旅行的遗憾。
这个假期末,会去Langkawi.原来健康怀孕并不是必然的事。和孩子在一起生活很快乐,希望自己的身体和肚里的宝宝都健健康康。

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

快四个月了!



怀胎至今,快四个月了。
好不容易脱离孕早期流产的危险(医学上叫threatened abortion),肚子已经这么大了。(嗯,还不是很大吧。)
有穿过孕妇装去上班,这两天竟然还有同事对我说:“怎么你肚子这么大了?我都没注意到。”而且还是我常常接触的同事。

决定想要开始去湖边散步的时候,天开始不作美,天天都下雨。午餐时一次,下班时一次。结果真的搁了好久没散步。心情像雨天一样阴郁。
开始服食obimin时,精神又好了起来,比分开吃叶酸、铁质的效果好多了。看来还是obimin比较适合我的身体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不爱喝牛奶。喝牛奶喝了有十几年,怀这胎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奇怪的效应。
为了鼓励自己喝,买了杏仁粉回来,每次喝的时候加一些。女儿拼命嫌臭。

已经开始想像生产的时候,要带地藏经去念诵,希望孩子平安、有佛缘。
经书是家婆请回来的,我不敢请,因为生怕没收藏好,亵渎了它。而且在家通常只背诵大悲咒。
天天念咒只维持了一段时候,开始怀孕时很疲累,就怠惰下来。

最近最常有人问的问题,就是:boy or girl?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喜好,觉得孩子不论男女,平安快乐就好。终于想要去证实的时候,医生放假了,而且是放长假。这么一来,又要拖一拖了。

这一次孕妇记录本上面的sticker是青色的,上面写着“婴儿早夭”,看了心情很沉重。不知道生产时会有什么特别待遇呢?

雨终于不在下班时间下了,于是第一次到湖边散步。不能运动简直要我的命啊!希望可以慢慢把身体身体养健康些,就少一些肥油,长一点精神吧。那么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

第一节钢琴课

第一节钢琴课,年轻漂亮的老师问她:钢琴有几种颜色?
她答:black, white, gold colour & red.
老师说不对,钢琴只有黑白两色。

“可是钢琴是金色的啊!然后那块(盖钢琴的)布是红色的。”
“那你跟老师说啊!”
“她知道了。”

七岁学钢琴很迟了,标准是三、四岁。
迟到好过不到,付了钱,希望她可以好好努力。
至于将来如何,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


庆祝七岁生日时的照片,她是十月尾的宝宝。提早一天在屠妖节庆祝了。

七年,好像很快,又好像已经很久了。

可以肯定的是,路还很漫长。

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

FB疲劳。告别蓝色

真的有fb疲劳这回事。
闲逛乱逛facebook,看人家的八卦,看人家今天又吃了什么,在那里下雨、塞车,谁在发工作的牢骚、谁家的可爱宝宝又上镜了,like一下……
然后发现,诶,怎么我的生活平淡无奇,什么都不能po啊。
想想,写自己、贴自己的照片,怎么都比不上写后门那只猫有趣。
那只,晨早起来发现它已经从气窗爬进来,岌岌可危的坐在门上,低头跟我招呼的猫。
有一次,我在fb写它偷偷爬进来过夜,因为天冷。
它总是用黑黑的眼睛看我,好像我真的有欠它什么。
看,单是这些,就比我的生活有趣得多。
我的生活不就是上班下班,快精准不带感情的把任务完成,回来冲凉吃饭陪孩子睡觉,然后六点起床给孩子准备上学,安慰大便大不出闹情绪的儿子……

护士给我验血叫我吃铁质,怎么我就觉得血压低和心情低落有关系?
忽然想起,怎么我上一次怀孕的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啊。

决定要开始到湖畔散步了。让我努力赶走头顶上小小的乌云吧。

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

其实。我很幸福(wk12)

终于吃完了一个月的安胎药,这辈子再也不必吃这种东西了吧我想。
腹部是变大了,可是30寸腰的牛仔裤还穿得下。这个好像结实些,和上一胎不同。

晚上或上班安静的时候(上班的确大多数是安静的时候),肚子里面有些动静,小宝贝开始动了起来。当然它还太小,感觉好像液体的滚动而已。
还是不敢去散步,已经没有状况了,应该是时候了吧?就要进入孕中期了。感觉腿像猪,而且体力很差的样子。

胃口还是不对,特别是晚餐吃得不多;可是因为吃不多的关系,临睡前又很饿,然后再补多一杯牛奶。说起来,这次喝的牛奶特别少。
我一直不记得,上一次怀胎有没有这么怕冷?还是因为这次我在冷气公司工作的关系?常常觉得好冷。

晚上很累,睡了午觉的儿子缠着我讲小星星的故事。我躺着讲,然后开始累得语无伦次起来,告诉他小狗“跳着回家”(心里想的是小兔子)……。儿子大声抗议。后来终究放弃了,很温柔的用小手掌把我的嘴巴眼睛都盖上,然后倒头睡觉。真是个好贴心的儿子啊。

怀这胎的心情很特别,带着淡淡的伤感。我在facebook这样写着:“因为爱,因为祝福,因为亡女小霖,这一次,更有勇气。”

算一算时间,老四出生时,大女儿刚好满7岁半。我的天,我从来没有想过,我会经历这一些啊。



没有高调宣布怀孕。当然,我的家人、好友、同事、还有blog上面认识的朋友们,我都很乐意的分享这个好消息。




曾经失去爱,如今我还有能力爱、还有能力关心,也因为大家诚心的祝福,对着电脑泪流满脸。然后因缘聚会,我又有了一个孩子。
小小的孩子在我的子宫里,无声无息的长出小手小脚。

我知道,其实,我很幸福。

2011年9月28日星期三

孕妇日记(Week7)

12.9.11

孕七周。吃了一周的安胎药。用一周的病假来上班。反正在家里闷得慌。
医生问,还有血丝吗?我说没有了。然后医生让我躺下来。扫描器划过下腹时,我看到了上次看到的小黑球,又大了一点点。里面有一颗豆芽般白色的东西。

“这是胎盘,里面那个是baby."
然后他按了一个键:“这是它的心跳。” pik pok pik pok pik pok,荧幕上出现一个心跳图表。
(可是医生啊,我也曾经那样在急诊室里,无助的看着我孩子的心跳画出一条直线。你知道吗?)
医生用滑鼠一点一拉,在小豆芽上拉出一条直线。荧幕上出现孩子的预产期,好神奇哦。上次是这样的吗?

(小霖曾经也是那么小的一颗豆芽,只有我一个指节那么大,慢慢长大到变成一个会说“A"的胖娃娃。最后又化成灰,被风吹散在海里。)


菩萨慈悲,我多么不想执着,又多么不想失去这一切啊。
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,慢慢学会相信,孩子,在我的生命里不只是过客。

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

小小的失落

好久没亮相了。这是天黑前,我们接待处女生们一起拍的照片。

那时候穿的裤子,现在已经穿不下了。



在人数很少的公司混了8年才换工,所以从来没有参加过上百人的趴地。
7月22日是我们的常年晚宴,在Sunway Resort Hotel泳池畔。那晚全国各地的人都来了。(是啊都已经好久以前了。贴的文字有点时间错乱,不好意思。)
有一点不幸,当晚被安排到和某位大老板坐。
很纳闷,所以想那么我就整晚玩相机吧,可是更不幸的是相机居然很快没电了。
当有一小撮人群随音乐舞起的时候,我居然有点失落、寂寞的感觉。
可是看到他们很enjoy,又觉得很好玩。
后来我被拉了进去,还是有点局外人的格格不入。
我这人其实并没有多怀旧,也懂得什么时候要向前看。
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,让自己建立归属感吧。

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

重逢(二)

再一次见面,我已经经历了
一场生,一场死
两场都是我血脉相连的骨肉啊,你是知道的
你站在对街,戴着墨镜对我微笑,一如既往
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夏天的阳光
忽然之间,我觉得
自己已经很老很老了

2011年9月5日星期一

生命,从两条线开始。

我带着蒙娜丽莎般的神秘微笑,对老公说:你的老婆,很快就变成猪一样了。
什么,你验了吗?他说。
还没有。可是,八成是。你说呢?
有九成。他说。
腹部上围明显提升了,新买的短裙子穿起来便扭得很。
对我来说,怀孕的先兆是腹部的变化,不是验孕棒的两条线。
生命于我,好像连续剧,喜与悲,从来没有错失过。



虽然心里也有小小的盼望,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,真的会马上又有了一个孩子。
我也不敢说我真的有很诚心持大悲咒,可是以我高龄产妇和有时候排卵失常来说,可以马上怀孕,我想说是佛菩萨慈悲,送我一个孩子。根据我的历史记载,我知道我从来不容易受孕。
算起来,受孕的时候大概是小霖的生忌前后。
两条线出现的那天,我念咒的时候,泪流满脸。
是的,我对女儿说,它不是小霖,它是一个全新的生命。
小霖已经不会回来了。
而新的一个生命,正要从两条线开始。
跪在佛像前,我心里充满了感动。

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

生与死的距离

2010年8月11日。早晨睡醒,挺着大肚子上厕所小解过后,有一点异样的感觉,羊水好像有一两滴很轻微的溢漏。距离预产期还有四天,我十分敏感,草木皆兵。

躺在床上呆了一会,今天还去不去上班呢?想到堆积如山的工作,请的代工又不济事,我着实放心不下。就去一下吧?假如有状况,就马上到医院报到。戏里来不及去医院就生下小孩的画面,都是骗人的啦。

念头一转,我很快就赶在车龙里上班去了。


我不知道我的照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在picture folder里面看到,颜色都好好的。


工作时,“好像有点漏水”的感觉,只发生了几次,让我觉得还是安全的。步行去吃饭的时候,下身很重,有扩张的感觉。心情也异常烦躁,荷尔蒙好像有点变化了。

我很努力的做,可是还是无法在瞬间整理交代完毕。加班到七时,我告诉上司明天大概就开始产假了。年轻的鬼佬上司有点担心,又有点感动的样子。他大概不会理解,亚洲人对工作的态度吧。

回家冲凉吃饭,我很冷静的打电话对老公说:“你准备好了吗?时候到了,我要进院了。”然后让他吃饭冲凉,上车后才慢慢告诉他我的状况。可想而知,让他数落了个狗血淋头。

到了医院,为工作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,我知道该准备生产了。其实我很清楚,一入院,非到生产时不可离开,毕竟预产期已经很近了。

在紧急部门登记时,心里有些焦急,因为看到墙上贴着“应该紧急处理的病人”里面,居然有我的状况。护士也数落我一顿。

还了抵押金,躺在床上测量孩子的心跳和胎动,我听到她规律的心跳,心稍稍安定了下来,不停的在心里默念《心经》。好像有一世纪那么长之后,护士进来看打印出来的图表,检测产道开一指,说一切没事,入院监控,明天催生。


住进病房,我给家人传了短信,接下来是一个每睡三个小时就要去轮候测产道开口的晚上……




因为破水生产,为了预防孩子感染,所以需要住院两个晚上观察。她都这样睡在我的病床旁边,像一只蚕。


半夜两点,第一次阵痛来了。可是阵痛没有规律过,我也迷迷糊糊睡着了。间中护士都有来叫醒我测体温和为孩子测胎动。好不容易挨到早上,好像morning call一样,医院的餐车叮叮当当的来了,护士们开始叫醒大家换床单。

我举步艰难的走到厕所小解梳洗,回来的时候,羊水忽然间破了,洒了一地。我很慌,眼泪一直流。羊水流了大约有四五次,我的肚子里,竟然装了这么多水!孩子呢,孩子,你没事吗?我叫了护士,她叫我快吃早餐,然后就在老公及时赶到的时候,我就坐轮椅被推到产房附近了。

护士把我的名字和资料现在白板上,我还记得自己是当天第二个到产房报到的产妇。量体重、通便、打麻醉针、吊催生药水,然后就在产房外的床位轮候,等产道全开

麻醉药让我很累,耳边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,我昏昏睡着了

再次醒来时,是激烈的阵痛像一个巨浪把我击醒的。(是的,麻醉只是让我“没有那么痛”而已)。
阵痛越来越密,护士让我在间歇的几秒钟里面换床,然后把我推进产房。

孩子要来了!整个团队准备就绪。我半坐着,双手抱紧自己的小腿,等待下一波阵痛来临时,在“啦啦队”(助产护士)的呼叫声中,用力一推。就这么推了两三次,感觉一分钟都不到,就轻松娩出了我的小女儿。这么形容很恶心,可是我想说,好像便秘结束,“终于大出来了”的感觉。

清理过后的孩子,放在保温箱里面。哭累了,微微张着没有聚焦的眼,很舒服的样子。伤口缝合后的我,望着她,3.48kg,好大的一个女娃!孩子,妈妈怀你时好重哦,走出去人家都问我是不是双胞胎。




生产过后喝的第一口milo,是人间美味。哭得眼睛肿肿的。


之后照例吃饼干喝milo,然后护士抱她到我怀里让喂奶。等候回病房的时候,沟通出了问题,大约十二点生产,一直等到三、四点才回到病房。我错过了医院的午餐时间,老公连早餐都没吃,一直守在我身边不敢离开,所以两个人都饿坏了。在产房外等得很累的我,眼睛都快闭上了,坐在床上紧紧抱着孩子,害怕一瞌睡孩子就会掉下来。

孩子,妈妈那么努力的保护你,给你最好的母乳,为了害怕自己不够营养一直都不敢减肥,在家当全职妈妈几个月陪伴你,可是还是无济于事啊,最后你还是毫无预警的离开了。生与死的距离,原来只有七个月那么近。

假如你活着,让我对你说声生日快乐,让我们为生命而感恩。既然你已经离开,那么,我亲爱的小女儿,我只有在今天为你吃斋念佛,愿你登极,追随阿弥陀佛,再也不堕人间受苦了。

2011年6月9日星期四

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?



这是一张让我心碎的照片,考虑良久才贴上来。

3月25日,大约十二点,马大医院儿童急诊室。进来的时候,我心里想的问题是:孩子进PICU,一次只可以让两个人探病,我是否该回家休息,还是呆在只有几张简陋沙发的休息室?身上的母乳到底应该排空吗?孩子很久没吃,已经很饿了,我是否可以亲喂?一次只能让两个人进去探病,我该如何安排家人过来探望?到底几时才能有人告诉我,孩子到底怎么了?
随便喂饱了肚子,我很耐心的等候。我在哺乳时期,从不让自己饿肚子,也从不让自己缺营养。

病房已经消毒完毕,贴上孩子的名字。可是从急诊室的小玻璃洞望进去,我看到大约十个医生围着我的孩子,依然没有消息。开始感觉到不妙。

下午三点多,医生从急诊室走出来,说:Very critical. I should say, less than 50% of chances she can survive.当下我很冷静,也很明白,当一个医生说这个的时候,等于预先宣布死亡。我们在急诊室外面,不停的拥抱流泪。

再过了一会,医生出来说:你们可以进去看她了,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。

我们走进去,看到的她就是这个样子。她的器官已经衰竭了。我把手贴在她肿胀的肚皮,触摸她的心跳。那是曾经依附我的心跳啊。我的手指戴着婚戒,她是我们的爱的结晶,是一个曾经给我们惊喜的生命。我对她说:不怕,爸爸妈妈来看你了。妈妈在身边,不怕,噢?她有所知觉,轻轻的动了一下。

大约有两分钟之后,医生宣布,心跳已经停顿了,3.50pm.我对她说,霖,不怕,不痛了,妈妈带你回家,好吗?眼泪不停的掉下来。护士递来手术用纸巾给我们抹眼泪。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其实她永远都不能回家,也不需要回了。

亲属瞻仰过后,护士给她结结实实地用白布包裹,然后我跟随着工作人员抱她去太平间。大姑及时给她带来了经文,等候的时候,我在太平间外对她念往生咒。念着念着,我的心情慢慢着陆。我的小女儿,永远的离开了。
当工作人员让我把她亲手放进去时,我瞄了一眼那个足有八尺长的冷冰冰的抽屉,我的孩子,只占了小小的一个空间。七个月太短,她还来不及长大。

她走后,窗外阳光依然明媚,微风依然轻抚。这个世界,仿佛没有她来过的痕迹。假如不是有照片,我大概也会忘了她的样子。
沐浴的时候低头,看到肚脐周围残留的脂肪和不经保养松垮垮的肚皮,我确定她曾经来过。

然后我开始在想一个问题,我到底有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呢?印象已经十分模糊。于是我想起以前忙碌的家居生活,经过她的摇篮,她大声A~A~的呼唤我;她总是躺在我身边睡觉,盖着深粉红色的被子,温暖而安全。我知道,爱在心里,抹不去,一辈子。

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

我的宝贝

录得不好。可是,生命没有机会重来。Life has no take 2.这是我仅有的。





video

2011年5月25日星期三

七个小矮人




姐姐:“爸爸,我要听七个小矮人的故事。
弟弟(扳着手指):“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、一个小矮人,ok讲完了。”

2011年5月5日星期四

谁来教我怎样给她性教育?


“妈咪,有没有boy和boy结婚的?”
妈咪(汗~怎么你会我问这种问题?)
“A……很少,但是,有的……”
“girl跟girl咧?”
“……也有。可是他们都不会生孩子的。”
“为什么?不是girl会生孩子的吗?”
“要两个不一样,boy和girl结婚才会生孩子的。”
“为什么?”
(继续汗ing……)
“A……我不知道……让我想一想哈……”

(你以为这孩子这么好敷衍,那你就错了。她一定会牢牢记得,然后多几天再问我的。)


有一次去喝朋友的喜酒,和新郎、还有新郎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一起合照。
我的女儿看了照片又有问题:“妈咪,可是不是结婚了才生孩子的吗?”
我很难跟她解释,他们已经注册了,是合法的夫妻……因为,她又会问我:注册是什么?
或者,要如何解释“注册结婚”可以在“摆喜酒”之前?
或者,要跟她解释两个相爱的人,有了小生命后是不可以随便把它牺牲掉的?

天啊,这些都太复杂了……
随着她长大,问题一定会越来越多。
谁来教我怎样给她性教育啊?

2011年4月4日星期一

最后的微笑

18.3.11,Port Dickson某酒店,她和哥哥姐姐快乐的在窗帘边玩耍,叫她时,快快按下快门,最后一次拍到她对着镜头微笑。任谁都没有想到,她在一周后就离开了。
帮助孩子们疗伤, 哥哥姐姐给她的信。小哥哥一直表现得很酷,后来和哥哥说小霖的骨灰撒在海里了,他问:“小霖会不会沉进海里?我要去找她。”然后我看到他在擦眼泪。四岁,他还很难表达他的悲伤。我知会了他的老师。佛化幼儿园,老师们学佛比我多,可能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开导他。我怀孕的时候,天天下班回来他都会掀开我的衣服吻我的肚皮。有时在大庭广众都会这样,来不及阻止。小霖会爬后,每天放学回来,他都要看到她在客厅玩耍。否则就对我抱怨。 姐姐画她的生活片段,十分传神。姐姐和她玩,哥哥和他玩,还有睡在sarung里,坐学行车,在地上爬,和在baby cot里面站起来的画面。甚至还有去波德申,坐在草席上,她在我怀里睡觉,姐姐坐在旁边的画面。旁边有个沙堡。
是谁建议写这些?害我还没开始写就哭到好像猪头这样。想起孕期,和两个大孩子天天看书倒数她的来临。为了帮助顺产和避免变成肥猪,我到湖边散步,她一直在肚里陪我,和我一起享受微风轻抚。她从一开始一片饼干的重量到变成两粒蜜瓜般重,体重达到72kg时,重得我举步艰难。


这是巴生往吉胆岛的码头,她往生后隔日中午,解剖后我们领尸火化,出海撒骨灰的地方。把信丢进海里,让思念随海漂流。 假如可以,但愿伤痛可以减轻一些些,让它随风而去吧…… 再想起的时候,希望只留下美丽的回忆。

2011年3月28日星期一

孩子,一路好走……

学校假期,17&19/3和孩子们去了波德申,她在我的怀里睡得好香。姐姐给她捡了一朵落花,她的睫毛好长,手脚都有小小的肉窝。她的笑声像天使。她像花朵那么漂亮…… 满七个月大的她,扶着桌子就可以站起来,小腿挺直。我十分惊讶。她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? 19/3从波德申回到家,她发高烧,看医生吃药不见进展,22/3入院就医,隔天晚上开始昏睡不爱进食,偶尔醒来也一脸不舒服。25/3病情突变之时,她没喝奶,单靠吊水,一脸痛苦,还是只靠我托着腋下,就挺直了小腿。 孩子,我还以为,你大概十个月就会走路了,妈妈等不到那么一天…… 就这么扶着妈妈的手,她也要努力站起来。 孩子,妈妈已经放开你的手了,你已经化灰,随海漂流,对尘世不要有牵挂……

这么小,她居然会爬楼梯了,让我心惊胆跳。匆匆拍下一张模糊的照片,就伸手去扶她。



没有整理好照片,原本想写下快乐的文字。入院之前抄下这些照片,想大概三天后可以出院,就可以完成这篇。世事难料,人生无常。七个月又十三天,她走完了她的一生,留给我们永远的回忆。


我最亲爱的小女儿,一路好走。愿阿弥陀佛接引你到西方极乐世界。

(p/s:给关心我的朋友们,谢谢你们的问候。我会坚强起来。小女儿病情突变,转入马大医院儿童加护病房抢救不果,在爸爸妈妈眼中安然停止心跳。解剖过后相貌依然安详。到目前为止死因不详,有待报告出炉。初步研究是细菌或病毒感染。

感恩,所有的一切鼓励和支持,请别再为她掉泪……。你们给我很大的力量。阿弥陀佛。)

1/4/11更新:医院出炉的报告,小女被Pseudomonas aeruginosa感染,初步怀疑是发烧(病毒感染)过后引发的第二波感染。

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

靓仔

女儿放学回来对我说:马哲宇剪头发了。马哲宇是她同座同学。
然后她跟我形容,他本来旁边这样的,前面那样的,结果旁边剪到短短,前面也是。
我问她,漂亮吗?
她微笑点点头。
做妈妈的很敏感,“马哲宇长得很帅?”
“嗯。他是靓仔。”她很肯定的说。
妈妈的眼睛里有两个a啊,我一年级的时候都不知道什么叫靓仔。
现在的孩子懂太多了。

2011年3月4日星期五

再说,已经六个月半了

好像一个分水岭,六个月开始,小朋友就变了个样。先是喝奶的时候,用力吸了两口,脚猛踢着从我的大腿上滑下来,一副“抱歉啦妈妈,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,非走不可,失陪了”的模样。总算坐到沙发上了,那里啥都没有啊,就一本妈妈看到一半的村上春树,也很乐呢,用摊不开的小手,拍了拍,笑眯眯的,又用指甲在沙发上抓了抓,看会发出什么声音。没东西玩儿了,小屁股一翘就要往地上滑下去。看看地上有什么好玩的。肚子饿着还是饱着,大概也忘了。 睡觉有时也不肯睡呢,要把她关到这里,让她安静下来,才想起自己已经睏了。 由于六个月一过了几天,忽然间开始会坐了,洗澡就多了很多乐趣,不会老担心身体不平衡。于是可以用手用力拍水。

爬着的时候,可以自己坐起来了,就快乐的笑,发出“A~A~”的声音。有得扶着的时候,开始要学站了,用力的挺直双腿。辅助食品吃得不多,可是吃得还挺好的,食物当中也会有自己的偏好。


抱着她的时候,猛踩我的肚皮挺直双腿,亲爱的用小手拍我的头,“啊~啊~"的说个不停,有时爱啃我的下巴。因为大概只有妈妈才真心的不怕她的口水。 一转眼,躺在床上生产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。想想日子过得真快啊。


一直想要写生产过程的回忆录,可是不知为什么到现在还写不出来。


想起生产过程的时候,很奇怪会有一种莫名的心酸。可是,可以那么顺利的生产一个健康的宝宝,分明就是很幸福的事嘛。

2011年3月2日星期三

浪得虚名



新年回乡,找到了这些旧名牌。
中学只念一家学校,为什么有四个名牌?百思不得其解。
依稀记得是校方的政策朝令夕改,所以身为白衣白裙的巡查员,我们的名牌换了又换。

话说回来,我还真讨厌白衣白裙。讨厌一举一动非常引人注目的感觉。
我到底穿了多少年白衣白裙?还真不记得。
穿了白衣白裙有什么好处?
这么说起来,我倒想起了。
有一回嘲笑老公不善于打领带,很沾沾自喜的说,我当了很多年的巡查员,而且整个中六都必须打领带。
老公问我,当巡查员有什么好处?
我说,白衣白裙引人注目嘛,那么人家就误以为你很美。(奸奸的笑。)

这当然是开玩笑。
穿白衣白裙当然没什么好处。糗事倒有一宗。
记得中六有一次临放学,我人有三急,飞奔到厕所,结果回到自己前排的座位时,从背后感觉全班男生的眼光都集中在我的白裙上……
马上脸红到,好像猪肝一样。
事缘当时生物在教性生理,这班男校来的学生特别敏感,以为我忽然月事来访。
是的,有时我可以从背后感觉人家的眼光,毫无疑问。
当然那只是“有时”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至于那个社区服务和工委的名牌,是我大学时积极参加的唯一一个活动,隶属佛学会的社区服务,每年会选择半岛一个新村为对象,旨在灌输教育和佛法的重要性。整个活动延续三年,我在第三年被推荐为工委。
所谓“被推荐”,是有一点“蜀中无大将,廖化做先锋”的意味。当然会接受也是因为喜欢一起的工作伙伴。
整个活动占据了我很多的大学回忆。是刻画我生命的一个重要部分。
已经很久没有回去彭亨州都赖新村,看看那里的老人家。
我很希望用语言可以表达,办活动深夜回到寄宿家庭,看到准备好的糕点时那种感动。
然而日子久了,大概不会有人记得我们吧。
可是和爬山一样,终点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过程。
我们都享受那个过程,而且为有机会如此付出,真心的感恩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一堆陈旧的名牌,留下的是虚名,只有沉淀在心里的感觉,历久弥新。

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

六个月了!

嘿!这沙发扶手的陈年污垢很美味哦,你要不要来一口?什么,我很胖?其实我没那么胖啦!只是看起来胖nia~那真的是相机的角度问题啦~还有,我真的还不会坐啦。是我妈妈拍出来骗人的。悄悄告诉你,她本来还想拍我站的照片出来骗人呵。让我扶着,我也可以站两秒钟的。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已经六个月了!六个月,我会的东西可不少呢。我喜欢喝妈妈的奶奶,最好永远都不必喝奶瓶。给我奶瓶,我会哭给你看哦~ 我喜欢睡在妈妈身边,喜欢妈妈身上的味道,那让我觉得很安全。我喜欢每天睡醒有妈妈看着我,那么,我就会给她最美最甜的一朵微笑~我喜欢在地上爬。什么?六个月太早了?不会啦…… 地上真的有很多好好玩的东西哦。不管是什么,我都想放在嘴里尝尝。要把我关起来,可没那么容易! 我喜欢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公公婆婆姑姑,他们可疼我啦!因为我是最小的。尤其是我哥哥,他会把我逗得很乐哦!可是我不喜欢趴着时他把我当马骑。 不要跟人家说,我妈妈她,是一个爱哭鬼哦!她怀我的时候,看到什么可怜的新闻,都会掉泪滴。看到小猫掉进水沟了,也会大着肚子跳下去救它。还有,看月亮看烟花什么的,有时候也会哭哦~我才不要象她那样,烦死了~ 让我拥有全世界的微笑吧,我是生出来给大家快乐的。 来,笑一个么~

2011年2月10日星期四

当烟花燃起的时候

给小贝比喝奶睡觉,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听到爆竹声,看看手机,是11.59。有几个未读的贺年短信。
楼下院子里,家婆也架起了爆竹,年年无异,端的是勇者无惧。

我望着窗外,那么璀璨的烟花啊。孩子都睡了,没有特地要他们守岁;老公人影不见,依然在电脑面前继续他的伟业。
忽然想起,曾经那么热切的希望把美丽的烟花拍下,传给远方思念的友人啊。
而旧年就要过去了,要和过去的自己告别,迎向未知的新年。

过去的一年,曾经也那么认真的付出,工作上与生活上,遇见的人和事,美丽的和不美丽的。
想像怀着小贝比下腹沉重的负担,独自去产检,一个人用钥匙锁上公司下班,还有捧着微隆的腹部在湖边散步的日子。永远无休止的工作,飞奔回来给小贝比喝奶……。等等,等等。
而当烟花燃起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离我好远好远了。于是,烟花模糊了……

告别旧的自己并不可怕,只是对未来,还是无限的迷茫啊。
何去何从,渐渐变得不是我所能控制,只知道孩子家人健康平安快乐幸福,是我永远的想望。

2011年1月25日星期二

新年快乐



“妈咪,我新年的时候会很快乐。”
“真的?为什么?”
“因为我们刚才去一个地方,它写着throw a coin & make a wish,爸爸给了我一个coin,我wish我自己新年快乐。所以新年的时候我会很快乐。”

是吗?快乐真的是这么简单吗?我脸上泛起微笑。

其实目前除了一份工作,我什么都不缺。
为什么不快乐?是我不知足吗?

大约半年前才曾经这么对人家说,Job is only part of your life, not everything.
这道理我很明白。可是为什么待业的日子会心情这么坏?是因为自我价值的丧失吗?

于是决定让头顶上抑郁的乌云飘远。

好的,孩子,妈妈也要快乐。

不管新年前有没有等到一份新的工作,决定要让自己快乐。


这地方未免去得太密了,只是这次有过夜。每次住First World,订的房都是"wall view"看墙壁,非常倒胃口。这次贴近新年,相对是淡季,所以拿到park view,虽然差不多全程在房间照顾小贝比,可是可以看快乐的游乐场和变幻莫测的风景,很爽。

2011年1月17日星期一

感应

你曾经跟谁有过心灵感应吗?你的父母?孩子?爱人?兄弟姐妹,还是好友?可以肯定的是,和你有感应的人,在那个当下想当然在你的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置。 我这么说,不知有没有哺乳妈妈也有同感。我和刚生出来的小baby有心灵感应。简单的说,当baby很小的时候,我会在半夜需要哺乳的时间醒来,等待小宝贝喝奶。或者上个厕所,或者只是睡眼惺忪的看着他一分钟,总之就是刚好可以看到他醒过来,踢踢腿,呼唤我,说他喝奶的时间到了。 这么说好像很神奇吧。可是这种感应不会久。我留意到,大概baby三个月左右之后,感应就消失了。我的小宝贝睡在我左手边,差不多贴着我而睡。大概三四个月大后,她要喝奶,会拼命扯我的衣袖,或用力拍我的胸口,发出“碰、碰”巨大的声响,然后她妈妈沉睡如猪,简直就是被那种声响惊醒的。 心灵感应,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,居然消失无踪。我的小宝贝,也就这样长大了。

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

数绵羊

假期的时候,为了训练女儿上学的时候要早起,我们要她提早上床。
她很委屈的对我说:妈咪,我睡不着。
我说,你数那个绵羊……
她皱眉说:没有绵羊,怎么数?
我呵呵笑。
想到看过N次的Mr Bean数绵羊,忽然想无厘头的说:Mr Bean有,你跟他借……
结果还是忍住……(我这个妈妈未免太无聊了……)
我说:你想,一只绵羊,它跑跑跑,跳过了一个栏杆,然后又有一只,跑跑跑,又跳过了一个栏杆;酱咯~
女儿恍然露出微笑,说:噢。One, two, three...
然后她放弃的说:妈咪,我还是睡不着。

开学至今,从一天要到小学三次,到幼儿园两次,到把女儿顺利交给校车载送,两个小瓜开始习惯了早睡早起。儿子也开始不再为了上学闹情绪,临分离前再也没流泪,也没有给我拥抱。

想起数绵羊的故事,不知道为什么有细微的惆怅。



临开学前的跨年活动,就是让小孩快乐的在海滩玩沙。

而我们两个人的活动……就是看他们快乐的玩沙。

2011年1月10日星期一

雌雄莫辨

生了个儿子,人家看到就问:"Boy or girl? "


生了个女儿,人家还是要问:"Boy or girl?"


说了是girl,还要加上一句:"很像boy hor?" 莫不是因为她长着一身横肉?

我倒希望她长多一点横肉,别看她胖胖的样子,上个月体重还不达标呢。小贝比,你要乖乖一个月长一公斤肉啊(最重要喝奶的时候不能把两个手指插进嘴巴,那是喝不到奶滴),否则妈妈对护士很难交代啊。

2011年1月5日星期三

心情剪影

背着环保袋,游走在两间学校与家之间,我是患有开学综合症的女子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第一天在佛化幼儿园上课,家长们一起听法师开示,很多感受涌了上来。很久没有接近佛法。当年皈依的时候,我的法名叫觉琪。我的初心在哪里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礼佛,把儿子交给老师之前,他的眼睛噙着眼泪,扁着嘴,给了我一个拥抱。我没有心软,没有流泪。孩子,让我们微笑着一起成长,好吗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在食堂观察高年班的女学生,很斯文的步行,扶一扶眼镜,望着远方,一副不可一世的高傲样子,小心翼翼的咬着手里的面包。我心里窃笑。想我也经过那样的年龄吧?那么希望对街走过的男生会吹吹口哨,然后摆出一副凌然不可欺负的样子,头也不回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握握她温暖的小手,然后看着系着发髻的她的背影被淹没在小学生群中,我知道,我的女儿长大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喂她喝奶,她回报我甜蜜的微笑。太便宜我了,我想。她真的是我的小天堂。

2011年1月1日星期六

回顾2010。1111快乐

这一年,是五味杂陈的一年。生活有很多的变化。

这年我犯太岁。所以总的来说是有许多不顺利。可是风风雨雨也都这样过去了。

除了工作不胜负荷,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幸。

终于注册了facebook,和哥哥姐姐弟弟同事,还有许多旧朋友们,链接上了。然后玩着玩着,大概曝光过度居然有点fb疲劳,于是觉得我没什么人看的blog是比较安乐的小窝。


意外的怀孕让我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宝贝。从此多了一个快乐的理由。
产假结束后不久,也终于决定让自己暂时失业,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。

和另一半有过前所未有的激烈争吵,最后也都雨过天晴。

第一次在家做主妇,虽然是非常短暂的时期,却深深发现自己的不足。

成为三个孩子的妈妈,想都没想过。
然后开始明白不论你有多少个孩子,一天也只有24个小时。

未来的一年有很多未知数,两个孩子开学都上新的学校,而我将会继续面试,然后会有新的工作,有点焦虑,有点彷徨。


离职至今虽然只有短短两周,心情上仿佛走了很远。

本来也想为2010年的最后一天,结婚九周年纪念写些什么感想。纪念一下这一路的互相扶持。可是感情的事还是想尽量低调。可以走得长远,靠的是努力经营。每年这一天,我都会请假。今年不必请假了。

生活是恬淡平静幸福。有一些什么挑战静静等在前方。且拭目以待。

新年快乐,黑比牛也。


圣诞前的周末去了云顶半日游。

老实说我不喜欢星巴克。一杯咖啡值我两天午餐的价钱,的确不是适合我消费的地方。

可是这是个不baby friendly的地方。我们没有过夜。所以云顶的星巴克我还是第一次进去。

无论如何,这个大鱼缸还是不适合哺乳妈妈。


(最近曝光得有点过度,自己的照片看多了有点反胃,面壁思过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