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24日星期六

还有回忆

脸书回顾自动弹出了这张五年前的照片,
我急忙把照片存档,
望着她两个月大甜美的笑,细细温习了我的悲伤。

那年马大医院的护士趁着她还有余温,
把她由头脸到脚尖包裹成一只白色的茧。
他们慎重的请来太平间的员工带路,
并允许我亲自把小霖送到那里。

大概是她很重吧(是的七个月大已经有九公斤多)
上电梯的时候,遇上了医院同事,看我似乎很吃力,就问该员工说:
"Kenapa tak pakai kotak?"
"Mak dia mau pegang."他小声的说着。
于是电梯里面说着话,没留意我拿着什么的人忽然都安静下来,如此难堪的沉默。
是呵让妈妈送你最后一程吧。
以后的路再也不能陪你走了。
从五楼急诊室到太平间,我一步一步确认着她的死亡。
然后我跟着他走进一向来只有在戏里看到的空间,把她放在抽屉里。她那么小啊,只占了四分一的空间。
第二天早上解剖了一世纪那么久,再见到她时,膨胀的肚子已经瘪了下去。
(是的他们大概抽走了许多液体。那都没关系。你们要研究什么就拿吧。她已经不再呦呦喊痛了。)
一只苍蝇不经意的从旁边飞绕而过。我很平静,我知道她已经没有住在这身体里。

然后我们在师父念经后,送她进熊熊烈火里。
我没有像戏里面那般歇斯底里。
骨灰冷却后,我们赶上最后一班船,把她的骨灰撒进海里。
假如生与死的距离也不过如此,那人生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
假如有一日我也变成白灰
那请你记得我的笑我的好。
那就够了。

6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抱抱。。

ccm

Yap SK 说...

Ccm,真好,你还会留言。谢谢你。(^_^)

默言 说...

我也给个拥抱

匿名 说...

愿安好!
LIM

Lovely Kids 宝贝童衣 说...

孩子永远都是妈妈的孩子,不管她到哪儿去了。
这是我一直都与我孩子强调的事。。。。
你与小霖的点点滴滴,我很感触!
杉叶,你也很坚强!加油!

Yap SK 说...

默言,
谢谢,看到你的留言,可是很久都没上来,所以没回复你。谢谢你。

lim,
你的祝福,我收到了。

Lovely Kids 宝贝童衣,
我会好好的。钢琴要黑键和白键才能弹奏出美妙的音乐,生命也是一样。
喜悦和悲伤,都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不是全部。所以不要忘记继续往前。一起加油哦!

杉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