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22日星期一

12月16日


1.

从小就是这样,有些东西,记得了就是记得,也不知为什么要记得;会记得,只是因为没忘掉。说记忆力很好也不是,因为读过的故事多不记得内容。可是多年后和某小学同学在面书重逢,没有真名,认得的竟是她的生日。那是生命里第一次记得,朋友的生日,然后一直放在心上。

去年,因故不再联络后再和好,忘了你的生日到底是16日还是17日?只好这么说:"无论如何,生日快乐。" 然后你说没错呢那的确是16日。

今年记起你的生日的时候,发现已经不需要再祝福。
也许你还会来看,呵呵大概不会吧。而且也没那个必要吧?记得我说的,写文字的人都很自然的用自己的文字包装自己,你说过我真实不做作其实也不过如此,不能免俗啊。

路,一直往前,好像已经走了很远。

曾经也有美丽的思念,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被记取。
放手的时候,淡然,没有难过也没有遗憾。

2.

早晨,看到应该报到的上司没有出现,被同事追问到烦了,忍不住whatsapp给他,问他几时进来?怎知,他竟然说他入院了。昨晚在加护病房。怀疑是某种不知名的食物敏感,忽然血压骤降,在羽球场的厕所晕倒,假如迟被发现就这样没命了。然后就谢谢他的神。
这消息很忽然,没想到平日看起来一切正常的上司,三天没见竟然就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!
我于是报告上司的上司,他马上去买了水果,然后我们一伙四人到医院去探望他。还是一如往常的样子。
当天下午他就出院了。

上司大我四年,和我也没有特别要好(那也没必要吧)。行事方面也有同事讨厌他(那当然)。可是因为他努力不懈的进修,从小技工跃升到今天的高级经理,的确很有令人敬佩的地方。

原来生死就只在那一瞬间,无常随时都会来。

忽然觉得英语讲的see you挺有意思,但愿可以再见你,活着,就能再见到你。

感恩这个当下依然活着。感恩来读我文字的你。

3.

晚上,在群聊里得知小学好友的妈妈去世的坏消息。她父亲去世得很早,当年我在家乡,都是我独自代表妈妈出席这些场合。写了几句慰问语给她,也只有遥寄帛金致意。

想起我出席朋友至亲殡葬仪式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是我的一位中学同学。她现在是成功女商人,名下有三间厂,算起来她是我们女同学里面事业最出色的一位。

中五那年,她父亲去世了;她母亲去世那年,应该是在我们二十岁左右,我还在家乡,她在新航当空姐。
她非常悲伤,见到我就抱着我大哭起来,告诉我说现在父母都没了。要孝顺都没机会了。我不知要说些什么。父母双亡那是多么深切的悲伤。面对着这么深的悲伤,我很词穷。我只是陪着,听着,被她紧紧抱着,让她哭够。

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才明白,陪伴,就是对丧亲的人最好的祝福。

希望如今我父母双亡的这位朋友有人真心的陪伴着她。遥寄深深的祝福。




周末回乡,在匆匆回来都城时举起手机刚好拍到窗外这棵树。
迎着蓝天白云好像默默在等待些什么。
而我的生命一直在等待的是什么呢?答案还没有来临之前,车子一直往前追去。直到渐渐的,一路的风景再也不被记起。


2 条评论:

默言 说...

要我正经八百的写评语,比断我手指还痛苦,但看帖不回又有点过意不去,生命是无常的,今日不知明日事,这一刻不知下一秒会怎样,所以要把握现在,尽量对自己好一点,满足自己的欲望,做想做的事,見想見的人,去想去的地方,别太在乎它人的言论,你不是为他们而活。

Yap SK 说...

默言,
今天才回复,很迟,真不好意思。
认真想想,我真的是很少对自己好的人。而且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。
努力反思,希望以后的路活得更好。